• <tr id='qK5EvsZw'><strong id='qK5EvsZw'></strong><small id='qK5EvsZw'></small><button id='qK5EvsZw'></button><li id='qK5EvsZw'><noscript id='qK5EvsZw'><big id='qK5EvsZw'></big><dt id='qK5EvsZw'></dt></noscript></li></tr><ol id='qK5EvsZw'><option id='qK5EvsZw'><table id='qK5EvsZw'><blockquote id='qK5EvsZw'><tbody id='qK5EvsZ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K5EvsZw'></u><kbd id='qK5EvsZw'><kbd id='qK5EvsZw'></kbd></kbd>

    <code id='qK5EvsZw'><strong id='qK5EvsZw'></strong></code>

    <fieldset id='qK5EvsZw'></fieldset>
          <span id='qK5EvsZw'></span>

              <ins id='qK5EvsZw'></ins>
              <acronym id='qK5EvsZw'><em id='qK5EvsZw'></em><td id='qK5EvsZw'><div id='qK5EvsZw'></div></td></acronym><address id='qK5EvsZw'><big id='qK5EvsZw'><big id='qK5EvsZw'></big><legend id='qK5EvsZw'></legend></big></address>

              <i id='qK5EvsZw'><div id='qK5EvsZw'><ins id='qK5EvsZw'></ins></div></i>
              <i id='qK5EvsZw'></i>
            1. <dl id='qK5EvsZw'></dl>
              1. <blockquote id='qK5EvsZw'><q id='qK5EvsZw'><noscript id='qK5EvsZw'></noscript><dt id='qK5EvsZ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K5EvsZw'><i id='qK5EvsZw'></i>

                通讯:中国“聚宝盆”里的探宝人

                九江新闻网

                2018-11-30 03:06:27

                字体:标准

                中新网青海柴达木10月30日电 题:中国“聚宝盆”里的探宝人

                作者 张添福 潘雨洁

                为节省时间,青海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总工程师潘彤建议,放弃简易开挖的盘山路,从一面近乎六七十度的陡坡抄近路,便可直插柴达木盆地沙柳泉采矿区的采样点。

                图为潘彤在野外作业。黎晓刚 摄图为潘彤在野外作业。黎晓刚 摄

                入秋时节,中新网记者随同青海首批李四光地质科学奖获得者、“青海学者”潘彤,深入青海省西部的柴达木盆地,感知中国“聚宝盆”里探宝人的日常。

                此时,是下午四时许,采访团队已离开公路,在“无路可走”的河床弃车步行。年过五旬的长者选择爬陡坡,同行的年轻采访团队只好硬着头皮,忐忑“冲锋”。

                图为潘彤在野外作业。黎晓刚 摄图为潘彤在野外作业。黎晓刚 摄

                接近山顶时,手脚并用爬山的女记者被困,一使劲,脚下碎石往下滑,上不得,下不去,她称“感觉我要滚下去了”。此刻,脚下海拔约3700米。

                而潘彤和他的团队成员大踏步登了上来,说,“对于我们,这就是小菜一碟。”

                作为地质人,潘彤在大学时就把为国家找宝的李四光树为崇拜偶像。可毕业初入野外工作,潘彤却说,自己那时磨难缠身,“很多东西都不明白,没经验。”

                图为潘彤和团队成员探讨成矿规律。黎晓刚 摄图为潘彤和团队成员探讨成矿规律。黎晓刚 摄

                潘彤说,一次做地球化学采样,自己和搭档骑马跨河,宿营在野外,但返回途中,下雨,河水涨得厉害,“上一次过河,水在马腿上,这一次淹到马肚子了。后来马跑了,把我冲了四五十米远,驮着的样品也丢了。”

                就在同一年,干完活,雨雪天潘彤扽着马缰绳,贴着悬崖壁下山,“走着走着,马一下子出溜下去了,以往我都是把马缰绳缠在手腕,当时幸亏只是攥在手里。马驮着上百斤样品,我们找到马时,它几乎成了肉饼。”

                潘彤说,当时出野外,桥被水冲断,送粮车到不了营地,“我们断了三天粮,连牧场小卖部发霉的东西都买完了,就去钓鱼、捡蘑菇,但没有盐,很难吃,吃不下去。”

                ……地质锤、放大镜、罗盘是地质人的“三大件”。去往沙柳泉采矿区的一路,但凡看见感兴趣的岩体,潘彤便用锤子砸下一小块,用舌头舔舔,眯着眼睛拿放大镜看。

                潘彤说,地质人不仅费鞋,还似乎费眼睛,就在他积累工作经验后攻读硕士学位时,成天磨光片,眼睛也从四百度涨到七百多。毕业后,三十而立的他担任青海有色地质矿产勘查局副总工程师,成为中国地勘行业最年轻的总工级地质人。

                “当时掌握了一些新的理论,如喷流沉积作用能形成有色多金属矿,因此认定柴达木一处矿藏‘世界少有,中国独一无二’。”潘彤说,一些老同志没接受先进理论,认为“潘彤乱喷”,“可能思路决定出路。”

                图为潘彤和团队成员探讨成矿规律。黎晓刚 摄图为潘彤和团队成员探讨成矿规律。黎晓刚 摄

                从事地球化学、矿产普查,潘彤团队探讨青海省成矿地质背景,且找矿成果突出,累计发现各类大中型矿产十余处,经济价值200亿元人民币以上。

                “地勘成果是大家集体的功劳,集体推荐我做代表,感到很荣幸。”潘彤说,“我也赶上了好时代,曾经一起共事的老同事们,过世的有很多。”

                赶在天黑前,一行人才沿着山脊径直下山,赶到矿区驻地,夜色包裹着的柴达木已是繁星点点。

                一路走来,这位跟石头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探宝人,柔情一面也令人动容,与患病十年的妻子相濡以沫,做得一手好菜,乐于与儿孙分享家庭欢乐……

                “这是我最骄傲的,上面刻着‘不平衡中寻求平衡’和我的名字。”坐在轮椅上的潘彤妻子拿出自己25岁收到的生日礼物——一枚石头篆刻作品时说,结婚29年,“我是家里的‘留守儿童’。年轻时他大半年都在野外,两个馍馍,一罐水,就上了山…”

                “他的优秀,我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潘彤妻子说。

                回首过往,潘彤叮嘱远在湖南行医的儿子,不能像自己这一代,先工作,后生活,应既要工作,又要生活,“不然多多少少,总觉得对不住家里人。”

                青海省矿产资源潜在价值超一百万亿元,九成之多在柴达木。潘彤说,下一步会再梳理青海矿产家底,总结成矿规律,要为国家多找矿。(完)

                责任编辑:九江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