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qK5EvsZw'><strong id='qK5EvsZw'></strong><small id='qK5EvsZw'></small><button id='qK5EvsZw'></button><li id='qK5EvsZw'><noscript id='qK5EvsZw'><big id='qK5EvsZw'></big><dt id='qK5EvsZw'></dt></noscript></li></tr><ol id='qK5EvsZw'><option id='qK5EvsZw'><table id='qK5EvsZw'><blockquote id='qK5EvsZw'><tbody id='qK5EvsZ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K5EvsZw'></u><kbd id='qK5EvsZw'><kbd id='qK5EvsZw'></kbd></kbd>

    <code id='qK5EvsZw'><strong id='qK5EvsZw'></strong></code>

    <fieldset id='qK5EvsZw'></fieldset>
          <span id='qK5EvsZw'></span>

              <ins id='qK5EvsZw'></ins>
              <acronym id='qK5EvsZw'><em id='qK5EvsZw'></em><td id='qK5EvsZw'><div id='qK5EvsZw'></div></td></acronym><address id='qK5EvsZw'><big id='qK5EvsZw'><big id='qK5EvsZw'></big><legend id='qK5EvsZw'></legend></big></address>

              <i id='qK5EvsZw'><div id='qK5EvsZw'><ins id='qK5EvsZw'></ins></div></i>
              <i id='qK5EvsZw'></i>
            1. <dl id='qK5EvsZw'></dl>
              1. <blockquote id='qK5EvsZw'><q id='qK5EvsZw'><noscript id='qK5EvsZw'></noscript><dt id='qK5EvsZ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K5EvsZw'><i id='qK5EvsZw'></i>

                这朵“南京花”开了1.74亿年,与侏罗纪恐龙同框

                2018-12-19 16:29:53 来源:九江新闻网

                这朵“南京花”开了1.74亿年,与侏罗纪恐龙同框

                12月18日,在“南京花”研究成果发布会上,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副研究员傅强展示“南京花”复原图。

                12月18日,工作人员在展示一块“南京花”化石。 新华社记者孙参摄

                新华社南京12月18日电(记者王珏玢)电影《侏罗纪公园》或许该改改了——与侏罗纪恐龙同框的,除了高大的苏铁、桫椤,还应该加上一抹亮色——鲜花。

                由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领衔的一个国际研究团队,新近在南京东郊发现了200多块远古化石花的标本。研究表明,这些花朵生活的年代距今至少有1.74亿年,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最古老的花朵化石,它们的发现将被子植物的起源时间前推大约5000万年。科研人员将之命名为“南京花”。相关研究成果18日发表在生命科学领域知名刊物《电子生命》上。

                与恐龙同龄的花界鼻祖

                古今中外,无数中外文人歌咏过鲜花的芬芳馥郁。然而,花自何时在地球上出现,植物学家却一直没有定论。

                长期以来,古生物学界的许多学者认为,开花植物直到白垩纪(1.45亿至0.65亿年前)才真正出现。这一观点被反复重申,几乎成了教科书中牢不可破的真理。但真相确实如此吗?

                此次发现的“南京花”化石,打破了这个传统认知。这些保存在细砂岩中的远古花朵标本,来自1.74亿年以前的侏罗纪早期。那时,盘古大陆上分布着郁郁葱葱的绿洲,翼龙在空中展翅、恐龙称霸陆地、鱼龙在水中遨游,比过去人们认为的花朵出现时间早了5000万年。

                “南京花”标本,从肉眼上看很像现在的梅花。单朵“南京花”直径10毫米左右,多有4片或5片花瓣。在显微镜下,花萼、花瓣、雌蕊等主要结构清晰可见,其子房主要由凹陷的花托组成,子房上面长有树状的花柱,是典型的下位子房花。

                “日常生活里,人们常用‘花木’来代指各种植物。而实际上,色彩斑斓的花是植物的繁殖器官。”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研究员王鑫介绍,花是植物进化出的最“漂亮”的器官之一,它“利用”昆虫助其传粉,还将种子包裹在果实内部,并通过各种方式帮助它们散播。这一系列先进优越的特点,使得开花植物逐渐“打败”别的类群,“称霸”植物界。

                “瓜果飘香”的被子植物

                花不仅颜值高,而且用途广。有花植物在生物学上称为被子植物,这是当今植物界最进化、种类最多、分布最广、适应性最强的类群。世界范围内的现生被子植物约30万种,占现生植物界种类的绝大多数。

                花和果实都是被子植物特有的结构。人类的大部分食物,如谷类、豆类、薯类、瓜果和蔬菜等,都来源于被子植物。即使不能直接被人类食用,被子植物也能提供牲畜所需的饲料。此外,被子植物还提供建筑、造纸、纺织、油料、纤维、饮料等不可胜数的原料。

                由于种类和个体数量上的优势,被子植物构成了覆盖陆地表面植被的大部分。以被子植物为主要代表的绿色植物,每年向地球提供几百亿吨宝贵的氧气,同时消耗数百亿吨二氧化碳。它们的生存与整个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

                “第一朵花”开在中国

                最早的花为何起名“南京花”?因为此次发现的化石花标本,产自南京东郊一处早侏罗世地层之中。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现代化大城市的周边竟然还能有这么重大的发现!”第一个找到“南京花”的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所副研究员傅强,用“壮观”来形容这个化石宝藏。自2016年初他无意中发现“南京花”开始,研究团队已经陆续找到了200多块南京花标本。最密集时,一块两个巴掌大的化石上,就分布着七八十朵“南京花”。

                “我们很幸运能在中国发现最早的花朵化石。这意味着,中国学者在被子植物的起源研究上将拥有更多话语权。”王鑫说,“南京花”的发现不仅前移了花朵的历史,还将直接冲击传统的被子植物演化理论。植物学界有理论曾认为,花朵雌蕊的基本单位心皮,是由大孢子叶演化而来。而对“南京花”的研究表明,“南京花”不仅没有心皮,且其雌蕊是由枝和叶共同组成。这一结果,与现代分子生物学的观点一致。

                责编: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