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直播: 英超西甲亚洲杯德甲法甲意甲中超世界杯欧冠亚冠欧洲杯欧联杯联赛杯足总杯国王杯西乙德乙意乙澳A联法乙法国杯波兰甲

飞盘在中国异化为“奇技淫巧”?她说NO

作者:辽宁足球网 时间:2022-06-23标签:热门球队 来源:

摘要:中国足球历史上有两段采访广为流传,一段是2013年范志毅吐槽预言中国足球接下来输越南输缅甸,另一段是2016年国足在西安主场输给叙利亚之后,一位球迷在场外愤怒的

飞盘在中国异化为“奇技淫巧”?她说NO

中国足球历史上有两段采访广为流传,一段是2013年范志毅吐槽预言中国足球接下来输越南输缅甸,另一段是2016年国足在西安主场输给叙利亚之后,一位球迷在场外愤怒的对着女记者的麦克风和镜头说:“RNM,退钱!”

巢怡雯就是那个经典画面里的那位一脸茫然、故作镇定的女记者。

巢怡雯当年采访“退钱哥”

球迷那句脱口而出的言辞虽粗野,但也恰好成了这些年网络上围观群众看待中国足球的最常用的注脚。

这段效果异常的采访是巢怡雯足球记者生涯最尴尬也最出彩的一幕。6年过去了,中国足球跌入谷底,巢怡雯转而成了一位人气更高的F1解说员和体育博主,最近她热衷于一项网红运动,如你所料的——飞盘。

不过“网红”这个形容词可能是一种偏见。飞盘现在的落地程度已经超出了你想象,否则足球和飞盘抢地盘不可能成为现象和话题。

现在,有足球爱好者丑化飞盘运动为“奇技淫巧”;有飞盘爱好者嘲笑踢球的油腻大叔管得真宽。

网友评论

《凰家看台》请巢怡雯从一名足球记者的角度来看待她正在参与的飞盘运动,她的体会很有代表性:1、飞盘门槛低,也是最适合男女共同参与的一种团队运动;2、飞盘的进阶是需要长时间训练的;3、很多玩飞盘的人不都认为这项运动被足球人诋毁是一件坏事,因为这反而是一种推广,会让更多人意识到飞盘时代已经来了。

以下为她的口述:

第一次接触飞盘是因为工作。我当时在做一些体育科普类的节目,在网上看到玩飞盘的人越来越多,我和团队讨论选题的时候觉得飞盘是个好选题。

我先采访了飞盘圈的朋友,有些飞了十几年,有些是新人,但我想光采访不行,深入了解还需亲身实践,于是问一个采访对象,能不能带我去参加一次他们的训练。

我第一次去是一个工作日的晚上,浦东世博园那边新开的足球场。可能因为场地比较新,也有可能是冬天冷了,踢球的人不多。那天还下雨了我记得,但、大家在雨里练了两个半小时,我一个新人也坚持下来了。

巢怡雯周末参与俱乐部飞盘活动

没有接触之前,我觉得任何运动都是有门槛的,但带我去的朋友很直接的告诉我说飞盘的门槛很低,新手只需要学会正反手两个传盘动作,和一个接盘动作,就可以和大家一起玩pickup了,说基本上去一次就可以学会不少,所以我才放心去了。

试了一次后,我对飞盘产生了兴趣。俱乐部的教练问我有没有兴趣每周参与他们的训练和队内比赛。这样的机缘巧合下,我坚持下来了,从去年十一月底到现在,除了上海疫情居家期间,除非有工作,每周一或周二都会准时参加训练。

真正参与过后,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入门很快,但进阶需要花时间花精力。和滑雪一样,我在雪场的第二天可以自己操控滑板在初级道上滑行,但是想要滑得好看滑更多的高难度技术动作,需要大量时间练习。飞盘也一样,想要对盘100%精准控制,需要平时花大量时间做传接盘练习,想在比赛中有好的发挥,需要加深对战术跑位的理解。

我加入的这个飞盘队,叫“邮差队”,群里有35个小伙伴,有些是老队员已经不在上海,有些是最近进来的新人。每周训练一次,一般在周一或者周二,虽然有些小伙伴在工作日不一定有时间,但基本每次能有22到25人到场。我们在那个足球场有长租的固定场地。

国内的平台搜飞盘结果

我们教练Roy以前在美国长大,他以前是专业打飞盘的,在上海也参加SUPA联赛,他希望给队伍里的小伙伴提升技战术,所以才组织了这个周训。他不收教练费,我们大家的花费就是每周平摊场地费。

邮差队成立之前,大家是参与一个叫“自由峰”的组织,我们称之为大群,大群里有300多个人,然后每周开放的名额可能才30多个。新手老手都在里面。对于一些打过几次飞盘的人来说,每周和新手一起上重复的教学课,没提升空间了,所以教练从大群里摘出了一些有兴趣且想提升的人,另外做了邮差这个小队。

我大学的时候也有玩足球、篮球,但实在水平不够,没有像Roy那种很耐心的义务教练,也很难找到匹配的队友,所以工作以后就少玩。足球这种全世界最普及的运动,其实门槛也很高的。你想,如果一个20多岁的姑娘在小时候没有踢过球,现在要去学踢球,那几乎不可能。我之前还让女足国家队的李佳悦教我踢,教起来都不容易。但换作飞盘这项运动,一个零基础的人都可以轻松加入。

中国女足中后卫李佳悦教巢怡雯踢球

最近兴起的团队型运动,我之前觉得比较好上手的是腰旗橄榄球和Lacrosse,国外玩得比较多,这两年国内玩腰旗橄榄球的人陆续多了,处于最开始的推广阶段。飞盘是这几年国内发展得最好的团队运动无疑。

很多人看好飞盘的发展前景,我是认可的。训练和一些非职业赛事,男女混合参加是飞盘的特点。足球、篮球,男女生混合就不太适合,因为是有身体对抗在的,我作为女孩子,其实不希望运动的时候男生很绅士地让着我,防也不好意思防。飞盘的规则就刚好适合男女一起玩。男女一起玩有什么不对么?

我们队内训练的人数每次并不确定,男女人数也不确定,我们7对7训练的时候,一般安排4男3女,有时候女生要盯防男生。我们队会参加上海一些业余联赛, 4男4女或者 4男3女。是小型比赛,4个队伍打双循环,共6场比赛,之前疫情停了2个月,6月份又重新开打了。

就我个人而言,飞盘对我来说最大的魅力在于它的团队竞技属性。我可以补队友的短板,借队友的长处,我们在场上是一个互补互助的团体。飞盘没有裁判,是否犯规,有争议的时候,场上对战双方自己回顾解决。即使我传了一个很差的盘,队友会鼓励我,传了很好的盘,会喊好盘,有一个很好的防守会喊nicede,即使防守失误,大家会抢着喊“我的我的”,不会把责任归咎到一个人身上。比分落后的时候我们也会在场上互相击掌鼓励。

这个运动似乎有炒作的一面,有些人故意摆拍,造成了这种印象。但大多数时候它没有这么花里胡哨。我们训练的时候没请专门的摄影师,都是场边的队友拿自己的手机帮忙拍一点,方便大家训练结束复盘,看哪个跑位哪个传盘动作有问题。

现在的几项网红运动我都尝试过,我都认真去学并且想玩得更好,但另外几个项目都有时间和空间上的局限性。冲浪得去海边,上海倒是有室内冲浪,但那种感觉跟户外不一样。滑雪得冬天,去北方,我去年冬天去北大壶报了个课程,5、6000块钱,属于高消费了。

巢怡雯与朋友们玩飞盘

飞盘就不一样了,它没有太多场地限制。至少在上海,我看飞盘真的越来越多人参与。疫情隔离期间,在小区停车场里面空地上,就有人玩飞盘传接盘。滨江边的绿地,也会有朋友在野餐、露营的时候带个盘玩一下。我们有时候也不是租场,我们会找草皮空地练习接盘。我有朋友在家里跟妈妈一起练。

正儿八经地玩飞盘,只能租足球场,原因倒是简单,水泥地会磨损飞盘的,人工草皮更安全,人跑起来也更安全。现在玩飞盘的人都有非常专业的装备了。

我能理解很多足球人对飞盘的非议。我们自己群里也会讨论,有两个争论点,一个说足球场地被飞盘占领了,另一个是有人认为飞盘是靠女性的性魅力支撑起来的运动,说有男生想通过这项运动接近女生。

我们平时去的足球场,老板说足球租场比例占7,飞盘、橄榄球等其它活动组场比例占3。其实足球场上足球还是主流。

至于男生是不是想接近女生,或者女生是不是想接近男生,我觉得这是个伪命题,没有飞盘他们也想相互接近。对于飞盘被污名化的事,群里会吵架的,有两方观点,有人不喜欢这种争议,但有人认为有争议不是坏事,这反倒是个推广的过程,能让更多人了解这项运动,不也挺好吗。无论如何,当一项运动的发展成为大众话题被人探讨,这本身就是这项运动的胜利吧。

飞盘的关注度大了,现在一些小事就能传遍全网。昨天,上海飞盘联赛发生了一件很罕见的情况,有新人因不满意场上的争议就带头打架了,视频发到网上,有人评论说“狗玩的项目也打架吗”?那种嘲讽看着挺酸的。其实很多玩了10多年的老飞盘手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比赛里有人打架。在足球、篮球赛场上,这情况可能很正常,但在飞盘项目里,打架的人会直接被除名,以后都不能再参赛。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上课前,老师先给我讲过一节“飞盘精神”的课,主要是两点,一是避免身体接触,二是任何情况下要友好沟通。我想,深刻理解了这一点,能更好地看待飞盘这项运动吧。我觉得中国人恰好需要这项运动。

采写|梁二

口述|巢怡雯

收起/展开

热门资讯

收起/展开 足球录像
收起/展开 NBA录像
收起/展开 足球资讯
收起/展开 篮球资讯
收起/展开 热门搜索